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脱欧进行到重要关头英国才想起爱尔兰边境问题…

时间:2019-03-18 11:1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词典中“僵局”(deadlock)一词的含义如下:在两个大小相同、方向相反的力的作用下所形成的静止状态。

  我之前曾在观察者网发表文章讨论了英国是如何通过公投脱离欧盟的,虽然所有的民意调查都显示,脱欧不可能在公投中获得通过,而且最希望英国留在欧盟的群体是将受脱欧影响最久的那些人——英国的年轻人。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努力了两年时间,希望与欧盟达成一项协议:英国在享有有利于自己的贸易条件的前提下脱离欧盟。而这造成了一个无人能解的僵局。

  爱尔兰岛在1921年之后就分属两个国家,这一现象背后的历史原因要追溯到17世纪。位于岛屿南部的是爱尔兰共和国,该国大多数公民信奉天主教,而且该国是欧盟内部的一个主权国家。岛屿北部较小的是北爱尔兰,居民大多数信奉基督教新教,该地区是英国的一部分。北爱尔兰地区在经历长达30年(该地区内部爱尔兰人与不列颠人之间)的内战之后终于在1998年迎来了和平,而且此后再也没有重启战端。

  一直以来,由于英国北爱尔兰地区和爱尔兰共和国之间的国境线是欧盟内部的一条国境线,因此边界两边畅通无阻,人员可以自由流动、自由工作,甚至两边的手机在对方那里都可以继续使用原来的套餐。

  可是,这一切如今正受到英国脱欧的威胁。无论英国、爱尔兰共和国还是欧盟都认为,应该不计代价避免在爱尔兰和英国北爱地区之间出现一条“硬边界”(hard border),因为“硬边界”的出现很可能使该地区重燃战火。

  除了北爱尔兰人,似乎在脱欧公投时没有人想到竟然会出现这个问题。脱欧意味着整个英国(当然也包括北爱地区)都将置身欧盟以外,然而爱尔兰却仍是一个欧盟国家。如此一来,在爱尔兰和英国北爱地区之间的边境线上将重新出现海关、检查站、铁丝网等早已进入历史的事物。

  特蕾莎·梅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提出了所谓的“边境保障措施”(backstop)。该措施主张,为避免在欧盟成员国爱尔兰和英国北爱地区之间出现“硬边界”,应将硬边界移至爱尔兰岛和苏格兰之间的爱尔兰海一线。

  不过,这一主张已招致多方反对,其中最大的反对声音来自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该党反对任何将北爱地区与英国其他地区区别对待的措施,他们很害怕北爱地区与爱尔兰共和国实现最终的统一。

  此外还有那些强硬的脱欧派人士,他们不知一个“简单问题”为何竟发展至如此地步。解决这个问题的确很难,在过去两年里没有任何人能想出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那些强硬的脱欧派人士只是希望英国能离开欧盟,然后与美国等国家单独签订双边自由贸易协定。

  可是“边境保障措施”一旦实施,他们的目的便无法达成,因为那样的话英国仍将是欧洲关税同盟的一部分。作为英国一部分的北爱地区也仍将是欧洲关税同盟和欧洲单一市场的一部分。

  欧盟已经清楚地阐述了自己的立场:英国不可能“摘桃子”——英国不可能一边保留对自己有利的(比如欧洲共同市场成员的身份),一边却剔除自己不喜欢的(如欧盟公民享有在任何欧盟国家工作生活的自由和权利)。对于那些脱欧派人士来说,严控来自欧洲大陆的移民进入英国的确是他们的核心诉求之一。

  当下的这一“硬边界”僵局很难解决,它已成为阻碍英国脱欧的重要因素。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问题虽然复杂难解,它却是一个从脱欧公投之初便显而易见的问题。

  在过去两年里,这个问题一直存在。人们并不难发觉这个问题,每一个参与脱欧公投的人在公投之前就应该意识到北爱“硬边界”问题的存在。可是看起来似乎大多数英国政客都忘记了北爱地区的特殊性,更不要提普通的选民了。

  在这个问题上,任何主张都无法过关。已经有两位负责脱欧事务的部长相继辞职。首相特蕾莎·梅曾试图通过推动举行新的大选来获得影响力。可是她不但没能巩固自己的地位,还失去了保守党内的多数支持,此后她不得不依靠议会内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的支持——该党在议会内席位不多却拥有决定性的力量。

  顺便提一句,前首相戴维·卡梅伦也曾使用过同样的手段。正是他提出进行脱欧公投,他本指望英国通过公投能留在欧盟,并从此让保守党内的那些脱欧派闭嘴。然而,公投的结果却真的是“英国脱离欧盟”。如果不是卡梅伦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情况绝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特蕾莎·梅与欧盟之间进行协商达成的最后也是最好的一份协议,却在英国议会中两次被否决。第一次被驳回是压倒性的:432票反对,202票赞成。对于一位英国首相来说,这样的票数对比是前所未有的。英国政客们似乎从未如此意见一致过。

  特蕾莎·梅首相实际上是在打时间牌,她以为距离3月29日的截止日期已如此之近,通过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可是她的想法已在3月12日被证明是错误的:391票反对,242票赞成。如今,特蕾莎·梅已在盼望着就她提出的方案在3月20日进行第三次表决了。

  要知道,最近进行的这些表决并没有法律约束力。议会就“硬脱欧”问题进行了表决。“硬脱欧”意味着英国将回到过去,成为一个完全孤立的国家,在英国与欧盟之间达成任何新的贸易协议之前,WTO规则将是除国内法之外唯一适用的规则。3月13日,英国议会以321票对278票否决了“硬脱欧”方案,排除了在任何情况下以无序方式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

  3月14日,英国议会以334票反对、85票支持的表决结果否决了“进行第二次脱欧公投”的方案。其实长期以来,英国政界各派人士都很反对进行第二次脱欧公投。在这个问题上,英国政界主流的看法是,英国人民已经选择了“脱欧”,而英国人民的意愿应该受到尊重。

  然而,正如我曾指出的,关于这次公投,人们获得的信息不足,投票率较低而且那些支持脱欧的人士还说了谎。其实在过去两年里,关于脱欧的大量讨论已经揭示了人民在这个问题上的真正想法。所以现在,人们应该可以在无协议“硬脱欧”、特蕾莎·梅首相的脱欧方案和继续留在欧盟这三个选项中做出选择了。

  英国议会已经以412票对202票的表决结果向欧盟表达了希望截止日期延后的要求。由于还没有任何获得批准的脱欧方案,3月29日“硬脱欧”的结果极有可能不可避免,这意味着北爱地区和爱尔兰之间“硬边界”的出现也将不可避免。

  已经有欧盟重量级政界人士表明了态度:只要英国有明确的方案,延期并不是不可以的;可是如果英国只是想拖时间,那么欧盟一定会拒绝。

  这里所谓“明确的方案”,可以是举行第二次脱欧公投,也可以是举行大选。不过举行第二次脱欧公投的选项如今已经不存在了,而举行大选的前景也不是那么明朗。大多数工党议员在举行第二次脱欧公投的问题上投了弃权票,而这个方案是一些前保守党议员和前工党议员提出来的,这些人之所以离开了自己的党派,是因为他们想就脱欧问题表达自己的抗议。

  如果说过去几天里发生的事情能告诉我们什么的话,那就是在快接近截止日期的时候,人们的动作确实比过去两年里多了很多。延后截止日期只能让这出大戏演得更长一些、人们心里的压力更小一些。我们已经看到,英国政客们并没有很明智地利用好手中的时间。

  延后截止日期必须获得欧盟所有27个成员国的一致同意,否则是无法实现的。如果欧盟内部哪怕有一点不同意见,英国也不可能获得延后截止日期的待遇,届时英国将只有两个选项:“硬脱欧”和停止脱欧进程并继续留在欧盟,而欧盟最高法院已经为此开了绿灯。

  继续留在欧盟将让那一半支持脱欧的英国选民非常沮丧,他们会觉得自己遭到了背叛。民意调查显示,即便现在进行第二次脱欧公投,支持和反对双方也是势均力敌,留欧派似乎只比脱欧派稍微领先一点,这与第一次公投之前的情况非常相似。

  那些主张进行第二次公投的选民并未放弃希望。我本人并不是很支持直接民主,因为对于普通选民来说,这件事太过复杂了。不过在进行第二次公投这件事情上,我还是支持的。毕竟经过两年时间,选民们已经明白了脱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支持脱欧者的谎言已经被戳穿,而且很多选民也已经后悔当初投下了支持票。由于政客们无法拿出解决方案,再次进行脱欧公投也许是最公平甚至是唯一的办法了。

  也许已经有很多人得到了教训:“你不可能在吃掉一块蛋糕后还继续占有它”。两年来,我们只听到那些脱欧支持者说他们不想要什么,但我们并没有听他们谈起想要什么,他们并没有拿出一个持续如一、逻辑连贯、切实可行的方案。眼下,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欧盟经常在内部陷入分裂,经常只能在各方观点最大公约数的基础上寻找妥协方案,可是在脱欧问题上,欧盟的表态非常有力,而且欧盟也发出了一致的声音。

  欧盟似乎已经明白,如果表现出任何软弱,欧盟的其他成员国也会去效仿英国的做法。如果说英国脱欧这出大戏有什么价值的话,那就是其他欧盟国家今后都不会再像英国那样把脱欧当儿戏了。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355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